听见初心—— “牛奶咖啡”做客思想湃(组图)

  牛奶咖啡,十年音乐之路,十年细腻与关怀。制作曲调、完成演出的音乐人比比皆是,但与歌迷如友人般一路相随,彼此见证成长的歌者,旺角权威论坛。却是稀少。没有圈内风风火火的热度,没有朗朗上口的名头,因为牛奶咖啡很纯粹,与你一样,在过去的十年里追梦、伤感、跌倒、爬起,再前行。

  1月25日,牛奶咖啡做客由澎湃新闻主办的思想湃现场。主唱KIKI(富妍)与格非共赴十年之约,与乐迷们真情分享十年心路历程。音乐做媒,梦想为翼,平凡的感动中深藏着不变初心。

  文青装扮很符合KIKI的气质,看似安稳,实则活泼待动。上台后的开场白可笼统概括为:这十几年产量有点低,对不起各位啊。

  谈到青涩高中时期,很难想象现在身材匀称的KIKI,曾是体重七十多公斤的胖妞。她说,那个时候完全没有自信,不喜欢社交。最惨的是,还坐在班花旁边,自己的生活被戏称为“一滩水”,平淡无奇。

  后来,音乐成为了倾吐对象,KIKI说她大部分零用钱都攒起来买磁带听了。当时她很喜欢瑞典一个叫羊毛衫的乐队,所以启蒙阶段基本都是在听欧美系,国内的话她说,早年喜欢范晓萱、张信哲。

  KIKI说,这个时期的音乐对她影响很大,比如羊毛衫乐队的女主唱Nina与她算是神交已久,KIKI幻想过像她那样在舞台上演出的感觉。后来上大学,第一个学期她就攒钱买了人生第一把吉他,和一个超便宜的效果器,一个人在宿舍吭吭哧哧开始摸索。

  格非上台之前,KIKI告诉我们,他俩是网聊认识的,那个时候QQ还是瘦企鹅,格非的个性签名是“招女主唱”,恰巧被她看见了,就搭上话了。后来见面,却是一年半之后的事儿,KIKI说:标准的网友。

  大学期间他们组了乐队,参加第一次比赛,第一轮被淘汰了。KIKI问大家,毕业时,稳定的收入与梦想之间,你会怎么选?她说,起码她在毕业时选了求安稳,在时尚杂志做插画师,格非倒是一直坚持做音乐。

  KIKI说,后来在格非家里,她遇到了改变她生命轨迹的一个人刚从华纳音乐离职的闫润小姐。第一次见面,她觉得闫润很酷,不怎么跟人说话,闫润问她知不知道什么是艺人,KIKI说她当时回答,不知道。

  谈到后来与闫润再次联系,KIKI说她很意外。闫润开门见山的问她,要不要当艺人,摩登天空唱片公司要给她和格非出一张唱片。权衡利弊后,KIKI选择抓住这次机会。

  成为职业歌手后并不顺利,KIKI说,当时反而更不自信了,因为不是音乐专业出身,很多东西欠缺。闫润鼓励她放下包袱,放手玩,后来慢慢习惯了牛奶@咖啡主唱这个身份。

  格非聊到一开始在摩登天空的经历,说事先觉得这公司发行过那么多不错的唱片,肯定是高楼大厦窗明几净的。后来,牛奶咖啡第一张专辑为期一年的制作,完全是在北京花园村一个小区的地下室录音棚完成的,心理落差还是蛮大的,但因为那个时候就是想唱歌,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那段时期的磨合与历练,对KIKI和格非来讲非常重要,彼此之间的默契程度提升很快,也跟多学到了行业内的一些规则,更游刃有余。KIKI说,她经常在刷碗的时候想到歌:

  “比如说《越长大越孤单》是在我刷碗的时候想出来的,《没时间》是在我刷碗的时候想出来的,《星星》是在我刷碗的时候突然想出来的。我觉得真正在你的潜意识里面会有歌词,在你脑中涌现的往往是一些无厘头的时刻,往往是一些其实生活里面最普通的时刻你会找到你的灵感。”

  谈到最近的创作,KIKI说,她和格非尝试的音乐形式更多了,比如在很多城市做了街头即兴演出,这种玩法叫take away show. 还有“咖啡店约会”的演出形式,与歌迷们距离更近。遇到过一个姑娘,大学时期看演出就和KIKI见过,后来再见,这姑娘刚刚结婚,KIKI感动的不行。

  最后,提问环节,有人问了KIKI和格非这么多年,彼此之间相处是什么状态?格非说:16年,很可怕的数字,彼此之间交流可以靠眼神,KIKI的回答更意味深长:从无话不说到无话可说。

  岁月几乎没有在“牛奶咖啡”身上留下痕迹,或许成长,并不意味着变得世故圆滑。正走在成长之路的思想湃与其背后的澎湃新闻作为专注时政与思想的互联网新闻平台也越来越受到大众关注和喜爱。

  澎湃新闻主打时政新闻与思想分析,生产并聚合中文互联网世界中优质的时政思想类内容,有网页、App、微信、微博等一系列新媒体平台。